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也说杀年猪  

2016-04-21 15:22:31|  分类: 随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杀年猪

淮上老骥

在一场又一场大雪的催促下,年的脚步越来越紧。进入腊月的门槛,大人们基本不怎么下地了,赶街上集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出门时臂弯里挎的竹篾篮子,去时是空的,回来时总是满满的.到了接近中午的时间,孩子们急切地盯着从集市上返回的大人们,他们希望大人们能为自己买回些什么。在那种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里,大人的篮子里带回最多的是的必需品:不外乎碗啊、盘啊、筷子啊、海带啊、鞭炮啊等等,对于小孩子们来说,最奢侈的当属鞭炮、灯笼和蜡烛了。

靠近年关,农家最隆重的一件事儿就是杀年猪了。六七十年代,我们这里的人家极少有人到市场上买猪肉的,几乎家家都养猪,一至两头不等。自己家至少要宰杀一头,另外的才有可能送到县里或市里的食品公司出售,换些钱留作一冬一春的开销。

记得那时几乎每个庄子里都会有一至两个屠夫,较小的村子里没有屠夫,就到别的村里请。那些为人厚道、技术高超的屠夫,整个腊月总是没有清闲的时候,许多人家排上队等着请他杀猪。我们村子里就有一位杀猪技术上乘的屠夫。说他技术上乘,是因为他不仅动作利索,剔剥得干净,而且每一刀拉下的部位、大小都有讲究;内脏分类得当,处理得干净明亮。为什么?因为他平时不杀猪时就是一个走村串户的兽医。大到骡马驴牛,小至猫狗猪兔,生了毛病,没有他不能治的。动物的生理结构、骨骼筋腱自然烂熟于心。给动物治病时,他一个装着药物器械的皮箱从不离身;当屠夫时,一个竹篾编就的丫巴篮子则随身携带。篮子里放满了杀猪的行头:宽厚的砍刀、退猪毛的刨刀、挂肉的铁钩子,雪亮的宰猪尖刀,上面用一块分辨不出颜色、油乎乎的厚布蒙盖上。这些,他是不准任何人乱碰的:一方面防止误伤了人,另一方面,也怕别人碰坏了他心爱的柳叶尖刀——那东西特别锋利,薄得就像韭菜叶,极容易被损坏。当然,前去接他的人,包括孩子,可以帮他拿一样东西:铤杆。一米多长,大人的手指般粗细,后端一个便于把握的横柄,前端一个溜珠般大小的圆头,这是杀猪的必备工具。

请屠户的东家,早有帮忙的人忙前忙后的了——劈柴的、担水的、烧水的、帮忙逮猪的,都严阵以待。屠户到场,先抽支烟,准备停当,一声令下,几个壮汉高高挽起袖口,从猪圈里把猪赶出来,一个人先从后面抓住猪的一只腿,另外的人一拥而上,把猪掀翻在地,架起来侧放在事先并排摆放好的两条长凳上,牢牢按住。屠户则不慌不忙地口衔刀背,膝盖紧紧抵住猪的后颈部,双手紧扳猪的下唇,努力地使猪仰起头来,完全暴露出脖颈,右手从口中取下尖刀,对准猪的颈窝倾斜地把刀捅进猪的胸腔。要是猪比较大而肥,甚至连刀把儿都几乎没了影儿,刀尖必须扎到猪的心脏,然后他迅速抽出尖刀,顿时,如注的鲜血,从刀口喷涌而出,直注入事前放在地上的大木盆里。

等到猪不再动弹了,屠夫会在猪的后腿靠近蹄子的地方切开一道小口,把铤杆圆头插进去,拉直后腿,沿着猪皮捅向猪的全身,然后拔出铤杆,俯下身去,嘴对着猪腿上的切口,鼓足劲儿向里面吹气。不一会儿,那头死猪变得更加“肥大”了。在他喘息之机,指挥着身边的人用棒槌不断敲打猪的周身,以便吹进去的气体均匀地分布到全身。然后,他用细麻绳扎紧切口,让人们抬起那只“又胖有大”的猪放进一口大铁锅里,指挥人们用大木桶打来刚刚烧开的水,把猪的身子浇了个遍,再让它在注满滚水的铁锅里不断翻身。看看差不多了,他拿起刨刀在猪身上迅速的刮起来。那些浓密的猪毛,在他手里就像被割掉的草似的,大片大片地被“收割”下来。眨眼功夫,一个又白又胖的大肥猪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紧接着就是开膛破肚,清理内脏。然后,他从篮子里取出铁钩,一头挂住猪胯部的一块骨头上,屠夫称它为“千斤债”,另一头挂在高高架起的横木上,就开始一块块分割猪肉了。按常规,杀猪的会为自己割下一块肋条,再留下一些猪下水,其余的都归主人家所有。

杀完猪,东家自然会摆上酒菜,盛情款待屠夫和帮忙的人们。酒足饭饱之后,东家会派一个孩子,拎着猪肉,跟在得胜将军似的屠夫身后,把他送回家。

这头猪,不仅让东家过了一个丰盛的大年,而且,精打细算的东家会把大部分猪肉腌制了晾晒好,保证了整个春天都有猪肉吃,有的人家甚至能吃到麦子成熟时节。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