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隐贤镇里寻“隐贤”  

2016-04-21 15:10:16|  分类: 随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贤镇里寻“隐贤”

州来一夫

早就听人说起过寿县有个隐贤镇,曾不止一次动过念头,亲往其地一领风采。清明节这天,和几个朋友相约同行,了却了这桩心愿。

隐贤镇地处寿县城西南近五十公里处。从寿县出发,经过一个半小时的颠簸,在一个车辆与行人熙来攘往的十字街口,我们乘坐的中巴车停了下来。问清了线路,几个人就直奔隐贤镇老街走去。

青条石铺就的街道,朱红斑驳的门面,黝黑沧桑的廊柱,高挑凌空的飞檐,精致典雅的阁楼,瞬间,让我们跨过时空,零距离地亲近了隐贤镇的先古,在想象中感受着当年小镇的喧嚣与繁华。这些古建筑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和破旧。在一处相对完好的小阁楼前我们放慢了脚步。这座小楼,下面是临街的门面房,上面是两间玲珑剔透的小阁楼,对着街口的两扇门敞开着。纵观整座楼,你会发现,名闻遐迩的安徽“三雕”(木雕、砖雕、石雕)之一木雕艺术在这里得到了极好的展现。镂空的轩窗,雕龙的斜檩,高高翘起的飞檐,黑白相间的马头墙,透过斑驳的油漆,不难想象这家主人当初的殷实与荣耀。

就在我们议论间,一位老者不无自豪地说道:你们看到的只是这条街上很普通的一家,想当初,从这儿往北,整条街上都是比这更高大、更漂亮的楼房,可惜都没能很好地保存下来。说完,轻轻摇了摇头,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几百米长的南北老街,承载了上千年的风尘与故事。就在我们唏嘘之间,打前站的朋友有了新的发现:快看,那里有座大雄宝殿!

果然,老街的尽头右转弯,一座紫红色的巍峨庙宇拔地而起,雄踞在小镇与淠河之间。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千年古庵——泰山庵。那座大雄宝殿看样子兴建不久,殿门紧闭。大殿西侧,一座整体暖黄色的的古庵里,传出了袅袅梵音。进得大院只见青烟缭绕,钟磬齐鸣。一座座石碑,肃然静立,密密麻麻的碑文,默默地倾诉着这里曾经的沧桑与变迁。

隐贤镇是寿县四座历史文化名镇之一,地处寿县西南边陲,北接迎河镇,南邻六安马头镇,西与霍邱县彭塔乡的“西隐贤集”隔河相望。“东隐贤,西隐贤,隐贤集街心能跑船。”这首童谣生动地描述了隐贤镇的地理特点。

追寻起古镇的历史,几乎全部与淠河相关。由于淠河的分割,历史上隐贤曾 “鸡鸣狗吠听三县”。就是在今天,淠河仍是寿县和霍邱的界河。同时,淠水长流又给这里的工商业发展,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隐贤因得淠河舟楫之便利,南承皖西货物,北达淮水东西,商业、手工业发达。到三国时,曹操为备赤壁之战,率领数十万大军由此经过,并派驻人马在此操练,囤积粮草,炼制兵器。后曹操中了吴国的诈降计,被吴蜀联军打败,在这里留下了数百座打造兵器的火炉,百姓便把这里称作了“百炉镇”。至唐时,著名才子董邵南中举后,到京城考进士,未中,乘舟沿淮顺淠溯源而上,来到百炉镇隐居攻读。在京期间,董邵南曾与文学家韩愈等名士互慕其名,诗词唱和,交往深厚,韩愈曾作《嗟哉董生行》、《送董邵南序》等诗文相送。隐居百炉镇后,董子行侠仗义,慈爱乡里,道德品行,有口皆碑。当地后人敬仰他,便把百炉镇更名为隐贤镇,沿用至今。

在一座雕刻了董邵南头像的石碑前,我久久驻足不前。透过勉强能够辨认的碑文,我得到一条重要线索当年百姓曾在董子发奋读书处,立有一石碑,上刻“董子读书台”。石碑在文革间被损坏,“董子读”几个字早已不见了踪影,仅存“书台”二字。看到这里,我的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要设法见到这块残碑!于是,我们立即返回大街,寻觅读书台的踪迹。几经询问,来到新街的北街,在一家商铺前,一个热心的赵姓长者向我们介绍道:读书台早就没了踪影,那块石碑已被严重毁坏,剩下的半截残碑早已不知所踪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家喜欢收藏。他领着我们,几经周折,终于在东街一家饭店的大院子门前停下了脚步,大门内的墙壁上,一副黄底黑字的《隐贤赋》吸引了我们的眼球,细观之,乃是寿县名流赵君坦亲自撰文并书就的《隐贤赋》。我们再三品读并拍照然后随着老赵进到院子里。看来他对这里较熟悉,直奔院子东北角而去。近前一看,那里堆放着许多杂物。在几个小伙计的指点下,我们清理去堆积的杂物,发现了一块长约八十公分,宽约五十公分的紫色石块,那块石头显然经过精心雕琢,周边刻有龙首和花纹图案,中间“恩荣”二字清晰可见。随着小伙计指点,在靠墙的一扇破窗户下,我们又发现了另一块图案和规格几乎相同的紫色石块,中间“圣旨”二字,赫然醒目。我知道,这些宝贝古代镶嵌在有一定功名和地位人家的门首上,象征着身份与荣耀。这里的“圣旨、恩荣”,集中记载历代皇帝对本家族或某些成员的褒奖,包括各种敕书、诰命、御制碑文等,有的还包括皇帝或地方官员为本家族题写的各种匾额目的是通过重君恩来彰明祖德。

我正兴奋间,一个小伙计指了一下更远处的墙角说:那里还有一块呢。

我急忙走过去,扒开上面的碎木烂草,一块硕大的石碑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我不禁大呼:啊,终于找到了!

大家迅速聚拢来,都瞪大了双眼,纷纷端起相机争先恐后地拍照。那是一块残碑,两头呈不规则断中间有一道倾斜的裂痕。石碑约一米长,上刻“书台”两个繁体大字,遒劲端庄。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我们几乎没有可能到的“董子读书台”残碑。

离开大院,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涌上心头。很快,兴奋感就过去了。联想到当今时兴的“低头一族”,几乎没几个人再愿意捧着纸质书本细心研读,而改为快餐式的阅读,我甚为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民族未来担忧。但愿通过全社会的努力,让更多的人通过实际行动,弥补上人们心头缺损的那个“读”字。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