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被洪水包围的日子里 (2)  

2014-09-19 15:2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洪水包围的日子里

/淮上老骥

2

连日暴雨,让淮河水位迅猛上涨。经过连续三昼两夜的奋战,收割后躺在地上的麦子都被运送到坝子上,打下的粮食来不及晾晒,囫囵装进麻袋,加上能搬的,好拿的,统统运到停靠在坝子边的大木船上,这些船只,是阜阳船民队的——也许时间太久了,也可能我忘记了,我们村子里为何住进了十几户阜阳船队的船民,他们在此地靠干杂活、做小生意养家糊口,有不少人家与当地人结成了婚姻亲家。

上级紧急撤离的命令下达了,一个小时后就要破坝行洪,整个灯草窝子内不准再有人和牲畜。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人们恋恋不舍地登上木船,一步三回头地遥望着自己的打谷场,那里还堆积着好多没来得及脱粒的麦秸垛。妇女老人不禁流下泪水。公社和大队干部们在几乎平着淮河水的坝子上来回奔跑呼喊,确信灯草窝子里再无人口和牲畜了,请示县防洪指挥部后,下令破坝行洪。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浑浊的淮河水,犹如千万头猛兽,冲破坝子缺口,向灯草窝子狂奔而去。瞬间,庵棚和草垛,慢慢晃动起来,接着顺水打旋,继而漂动,缓缓向下游漂浮而去。人们的心,随着一簇簇一团团浮动的黑影,纠结着,沉重着,痛楚着。

我们的船渐渐离岸。平时仅有二百米宽的河面,现在足有一公里。河对岸的的淮河大坝,像一条横卧的巨龙,向东不见首,向西不见尾,在泛着亮光的河水映衬下,黑魆魆的,摇摆着、跃动着,愈发显得诡秘莫测。

由于水流湍急,我们的船头向着上游的方向,约呈四十五度角,逆流斜行。船的左侧是下游的方位,一条大桨紧贴船身,五六个壮汉一起摇桨;后面一人掌舵,另有四个壮汉摇橹。船里的妇孺老幼或坐或依,每个人都惴惴不安,都在默默祈祷着,不要再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越接近河中心,水流越急,船头溅起的水花好几米高,哗哗的巨浪,跃上船舷,然后再顺着船边流下去。大家的心都紧张极了。刚到河中心,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有人掉河里了!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在水面上传出很远,瞬间,又被激浪声淹没了,留下的只是一片恐慌。几乎每个人都在紧张、急切地呼唤着自己家人的名字,在得到确认落水者不是自己家人后,稍稍安静下来,又在急切地打听是谁落水了。混乱还没结束,突然一个声音喊道:是炸米花子的掉水里了!大家遂把目光向河水的下游看去,只见一个小黑点浮在水面上,像离弦的箭似的,顺流而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说起这炸米花子的,大家都认得他。他是阜阳过来的船民,和他的同行们一样,在此地落户还不到一年。上岸后由于没有土地和生活门路,他们各自根据自己的经济、家庭和身体状况,自谋生路。炸米花子的人长得精瘦灵巧,人家身材壮实高大的买辆架子车去拉石头挣钱养家,他却买了一台炸米花的机器,走乡串户给人爆米花。时间久了,居然没人记得他的姓名,都叫他“炸米花子的”了。他为人热情,说话幽默风趣,所以人缘极好。现在他落水了,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他担心,都在急切地询问:怎么办?甚至有人强烈地提议:快把船调过头来去追赶落水的炸米花子的。

同是船民的沈大个发言了:大家都不要慌,炸米花子的水性好,在我们船民队是出了名的浪里白条。就是天太黑,水流太急,不知他漂到哪儿才能上岸。现在只要划条小船跟上去就行了,别让他漂得太远了!于是,两个经验丰富的船民立即从大船尾部下去,解下紧随船尾的小船,迅速朝下游追去。

这时,大家才舒了一口气,又齐心合力地划桨的划桨,摇橹的摇橹。半个小时后,我们的船才勉强地靠在了对岸。船还没停稳,就有人急切地跳下船,顺着河岸,飞快地向下游方向疾跑,接应营救炸米花子的人去了。

在队长指挥下,我们把船栓牢,留下几个人守着大船,其余的人,陆续回到各自家里。队长明确要求,明天一大早,大家都到这里集合,任何人不能延误。

第二天,我听说,炸米花子的直到天快亮,才和营救他的人回到家里。不能不说,他是一个命大之人。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