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小说:《新编公冶长》  

2013-01-01 18:29:31|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编公冶长
  
  文/安徽胡焕亮
  
  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那是一点儿不假,只是人与兽的语言难以互通罢了。可古时候有一奇人,他却善解禽兽之语。那就是公冶长。
  
     公冶长(前519——前470),名长,字子长,春秋时齐国人,亦说鲁国人。自幼家贫,勤俭节约,聪颖好学,博通书礼,终生治学而不仕。为孔子弟子、七十二贤之一,名列第20位。因德才兼备,深为孔子赏识。
  
  公冶长一生治学,鲁君多次请他为大夫,但他一概不应,而是继承孔子遗志,教学育人,成为著名文士。
  
  话说某一日,他看着面色青黄,饥肠辘辘的老婆孩子,正在暗自发愁,不知如何应对之际,忽见从南面飞来一只鹞鹰,那鹞鹰飞临上空时,做了短暂低空飞翔,接连鸣叫几声。在旁人听来,那就是普通的鹞鹰鸣叫,无非是想惊吓那些小鸡或其他小动物,好乘机捕获。可在公冶长听来,就完全不一样了!那鹞鹰分明在对着公冶长喊:“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死獐,你食它的肉,我吃它的肠。”
  
  闻听此言,公冶长是半信半疑。近日家里正闹饥荒,若真有此事,岂不解了燃眉之急?于是,他不敢怠慢,换了一双跟脚的鞋子,关了柴门,直奔南山而去。
  
  疾行了近两个时辰,直把他累得满头冒汗,气喘吁吁。翻过山顶,向南就是一处杂草丛生,高不见顶的绝壁。仔细观看良久,果然发现绝壁下有一头失足摔死的獐子,好大好沉啊!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头獐子拖下山,在乡邻的帮助下,把獐子抬回了家。这只獐子不仅让公冶长一家人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回牙祭,还解决了一个多月的生计问题。直到有一日,他忽然记起鹞鹰的话来:“......你食它的肉,我吃它的肠。”可看看家里,连獐子肉带獐子的下水,早被自己的婆娘给煮吧煮吧,大家分享光了。心中顿觉懊悔不迭,暗暗埋怨自己:怎么会这样粗心呢?竟然把鹞鹰朋友的话给忘尽了!
  
  这样过了些日子,公冶长早把这件事给抛在脑后了。忽一日,又见那只鹞鹰打南边飞来,和上回一样,低空飞行几圈,口中念念有词:“公冶长,公冶长,南山有死獐,你食它的肉,我吃它的肠。”
  
  公冶长听了这个消息,不禁喜上眉梢,心想,这一回一定不能忘了鹞鹰朋友,给它留下足够的獐肠,与它一起分享这得之不易的美味。
  
  有了上次的经验,公冶长轻车熟路地来到上次捡到獐子的山崖下。老远就看到一堆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看此情形,他心说不好,被别人抢了先!于是,他便飞奔向前,边跑边大声疾呼:“都别动,那是我打死的!”
  
  顿时,围观的人闪开了一道人缝,他挤进人缝,定睛一看,傻了——他见到的不是獐子,而是一个满身血污的死人。他怎么也没想到,由于上次失信于鹞鹰,而让鹞鹰怀恨在心,出于报复,就给他报了这样一条消息。
  
  围观的人不由分说,抓起了公冶长,扭送报官。
  
  大堂上,公冶长大声喊冤,百般辩解。可那县官哪里肯信:“你分明说是自己打死的,此刻又怎能抵赖过去?”
  
  那县官一声断喝,三班衙皂将其拖翻,一顿好打,直打得他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可怜公冶长乃一介书生,如何禁得了这一顿酷打,只得画押认罪。结果被投进大牢,只等秋后判决。
  
  却说这小县的县城里,有一家高财主,他依仗着自己家财万贯,姐父在州衙里为官,有恃无恐,平时横行乡里,恶贯满盈。光是小老婆就娶了七八个。可惜没有一个能为他生下一男半女。虽是苦恼,却也没法。于是闲来无事就养宠物,尤其是爱养各种名贵的狗。其中有一只乖巧可爱的叭儿狗,就是他的心尖宝贝。那狗儿似乎通人性,极会讨主人的欢喜。高财主行走坐卧与它形影不离,狗虽有名却也不用,直接喊它“儿子”。
  
  近来也不知怎地,那叭儿狗情绪极差,食也不吃,水也不喝,眼见迅速消瘦下去,把个高员外心疼得就像亲老子要死了似的。他派人找遍了城里城外的郎中,包括给人治病的大夫,就是没人能医治得好那只叭儿狗。
  
  无奈之下,高财主许下重诺:谁能治好他狗儿的病,他就任你从他姨太太中挑选一个奉送;能提供线索,寻到能治好狗儿之病的人,也能得到重赏。
  
  一日,看大门的进来禀报:大门外有一个生意人模样的男士,声称自己知道谁能治好那只狗儿的病。闻此言,高员外大喜过望,亲自迎出门外,引进客厅,落座献茶,急切地向那人打听起来。
  
  那人不慌不忙地说,想治好你这狗儿的病,必先知道你这狗儿得了什么病,要知道狗儿得了什么病,必得懂得狗儿的语言,了解狗儿的心思,要想懂得它的语言,必须请到一个人。
  
  “哎呀,好了先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请谁来能懂狗儿的语言?我必重重谢你!”
  
  那人仍然不急不慢地说:“听说过公冶长么?”
  
  “不认识,您快说他在哪里?”高员外的头摇的波浪鼓似的,急切地说。
  
  “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啊,您是说就在我家里?”高员外长大了嘴巴,吃惊地问。
  
  “那倒也不是,此人就在本县。”
  
  “哦,那我派人去赶快把他请来!”
  
  “嗯,不是那么容易请得来的。”来客摇了摇头说。
  
  “怎么回事?难道嫌我没面子么?怕我付不起出诊费用么?”
  
  “非也非也”。
  
  等高员外急出了满头大汗,来客才把公冶长当前的处境说了出来。高员外听完,长吁了一口气:我当怎么回事儿呢,那有何难,请我姐父发道函,那县官还不乖乖地把公冶长给我送来?
  
  那来客站起身,双手抱拳:“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就是你的事了。”
  
  高财主也不含糊,一招手:“来人啊,看赏!”让人拿来谢银,把来客送出大门,临行还叮嘱:“若是公冶长真的治好了我儿子的病,我再赏你!”
  
  那财主外果然手眼通天,通过他姐父的关系,把关押已久的公冶长给借用出来。见到公冶长后,高财主便迫不及待地请公冶长去跟他的“儿子”交流,想知道那畜生到底哪儿不舒服,有什么要求。
  
  人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那臭名昭著的高财主他是早有耳闻的。你当公冶长何许人也?尽管当初一时疏忽,失信于鹞鹰,可人家仍然是一个知书识礼,胸怀大义的人啊!岂能委身于鸡鸣狗盗,恶贯满盈之徒?况且是让他与畜生对话,岂不辱没了读书人的身份?
  
  他明白了高财主请他来的意图之后,连连摇头:“休怪书生无理,连日来的牢狱之灾,棒疮复发,身体与精神几近崩溃,先前的一点儿雕虫小技早已荡然无存,再也听不懂什么鸟兽的语言了,确实帮不了你的忙,恳请见谅!”
  
  那高财主闻听此言,如雷轰顶,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去。许久,他想到一定是这书生知我恶名,不肯相救,也顾不上体面了,咕咚一声跪了下去,连连叩头:“请先生不要计较我平时的劣行,救我一救,我一定重重感谢!”
  
  公冶长就当是没听着,没看见,仰起头来直视窗外。
  
  看看没了希望,高财主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在家人的搀扶下,艰难地爬起来,瞪着几乎冒火的双眼,恶狠狠地骂道:“贱骨头,不识抬举。来人啊,快把这个贼囚赶了出去!”
  
  那公冶长轻蔑地冷笑了一声,甩了下衣袖,随着押解他的差人,转身离去。刚离开大门,就有两只高财主放出来的恶犬,凶狠地追上前来,一顿狂吠。那是一公一母两只彪悍的恶犬。虽然吼叫甚凶,可公冶长分明看得出来,它们并没打算真的扑上来撕咬,一是因为身边还有两个公人,二是这两个畜生早已嫉妒那个得宠的叭儿狗,对主人一肚子意见了。因此,只是瞎汪汪几声罢了。在旁人听来,那狗叫得极凶,甚是吓人。可公冶长是谁啊?他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条浑身流光的母狗叫道:“你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会作点儿诗文么?离了你,看来地球也不会转了?”
  
  而那条身材高大的,浑身布满了花纹的公狗,先对那母狗抛了下媚眼,再转过留着一绺汉奸似长发的狗头,酸溜溜地叫道:“现在雨雪太多,小心你的脑子进了水。真不识抬举!”
  
  它俩狂吠了几声,见没人理它,相互嗅了嗅对方的屁股,摇着尾巴回了高财主大院。
  
  回到县衙,那县官听了两个公差的汇报,不禁对公冶长不惧豪强,刚直不阿的品行心生敬意。另外,尚有民间正义之士暗中打点,那县官已有释放之意。其实,他也对高财主与姐夫狼狈为奸,恃强凌弱,徇私枉法的行径早就不满。加之,没有实证表明公冶长杀了人,最后就择了个日子,对公冶长进行了一番训诫,宣布无罪释放。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