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小说 《老两》——(连载1,2.)  

2012-04-09 11:23:21|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两

 

老两 在家里兄弟姐妹中行二,朋友们都学着他大哥的口吻,喊他“老二”。开始他不乐意,觉得这种称呼很难听。有人调侃他:“老二”确实不好听,不如改称“老两” 吧!就这样,“老两”这个雅号迅速在朋友中流行开了。老两没办法,抗拒也没用,只能被动地接受了。别看他人瘦得皮包骨,脸色苍白,走起路来踩不死一匹蚂蚁 的样子,可他脑子好使,嘴皮子功夫了得,在朋友、同事中,几乎无人能敌。烟能抽,酒能喝,牛能吹这也是他的强项。最让人叹服的,他爱占便宜,会占便宜,敢 占便宜的确无人能及。下面就讲几段老两的故事。

 

1,“谁拿了螃蟹?”

这一年年底,同事王小甫在考评中得了优秀,一高兴,要请同科室的哥儿们搓一顿,自然少不了老两。

下午下了班,一行七八个人来到一家小饭馆,大家落座后,喊来饭店老板,争着点菜,除了几道常见菜,大家还异口同声地点了焦岗湖螃蟹——这可是远近闻名的美味儿,也是这家饭店的主打菜。

点完了菜,饭店老板忙乎去了,哥几个要来扑克牌打起了八十分。一局没打完,菜上来了。黄澄澄的大螃蟹冒着香气,稳居桌子中央,馋得大家直吸溜嘴。司机大老陈说:“大家都别抢,正好每人一只,都有份儿。”

王小甫给大家每人满满斟上一杯酒,站直了身体,双手举杯,动情地说:“多多感谢......”话说到一半,突然整个屋内黑了下来,原来停电了!

还是司机大老陈见识广,他立即喊了一嗓子:“大家都听我的,放下手里的杯子和筷子,一起拍巴掌,一直拍到老板点亮蜡烛!”

这一嗓子喊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双手都忙着拍巴掌呢,谁都没空趁黑做小动作。于是都一起叫好,随着大老陈的口令,“啪、啪、啪......”的掌声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谁知大家正拍得起劲儿呢,没等到老板点来蜡烛,电灯突然又亮了,八双眼睛齐刷刷地朝桌子中央看去——螃蟹居然少了一只!不用问,一定是有人趁黑做手脚了!

瞬间,十几只眼睛像探雷器似的,互相扫视着,最后都停在了老两的脸上。

老两瞪圆了眼睛说:“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快把螃蟹拿出来!”

“我什么时候拿螃蟹了?你们诬赖好人!”老两显得很委屈的样子说。

“你别狡辩了,我们不仅知道是你拿了螃蟹,而且还知道是用左手拿的!”

听到这里,老两看看实在抵赖不下去了,极不情愿地从左边裤兜里掏出了那只最大、最肥的螃蟹。一边掏一边嘟嘟囔囔地说:“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用左手拿的螃蟹?”

“哈哈哈......聪明反被聪明误,看看你的右脸,都被自己打红了,你是右手拍脸,左手抓螃蟹啊......哈哈哈......"

这一刻,老两的脸整个儿都红了起来,比那盘子里的螃蟹还红呢。

 

2,“谁输了谁请客!”

老两总能找到借口蹭别人的酒喝,就是不见他做东请大家。为了一点儿吃喝的事,也没人跟他计较,可在心底深处,还是留下一些阴影——甚至有人在心里鄙视他。

这一天又到了周末,王小甫、大老陈、小张哥儿几个临下班,互相打个招呼,来到附近的狗肉馆,想喝点儿小酒,打几把扑克放松一下。

那老两是何等角色,一看几个人的神态,早已心中有数,便假装看报纸,直等到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才关了门,朝着狗肉馆方向走去。那哥儿几个一把牌没打完,老两便到了。几个人一看,没辙,招呼他坐下吧。

刚举起酒杯,小张的电话响了,一接听,是广播事业局的朋友打来的,说是单位的李副局长调到市文联当主席去了,大家为他饯行,请小张过去喝两杯。小张就解释说:“对不起,我和朋友们已经坐下了,改日回请大家。”

小张刚挂了电话,老两就迫不及待地问他:“刚才电话里说谁到文联当主席去了?”

小张不解地说:“广播事业局的李副局长啊?怎么啦?”

老两果决地说:“根本不可能,李副局长哥仨都是我的好朋友,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他要是调到市文联当主席,绝对不会不跟我说的!”

其实,李副局长调到市文联当主席早已不是新闻,在座的几个人都知道,有的还参加了他的接风酒。哥几个互相使个眼色,然后都故作姿态地对小张说:“你就会假传圣旨,哪有这回事?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

老两看有人帮腔,更显得理直气壮了:“小张,你敢和我打赌么?”

小张也憋红了脸:“说吧,怎么赌?”

老两做出一副稳操胜券状,说:“要是李副局长去当了文联主席,我请一顿客,要不是呢?你就请一顿客!”

看这情景,小张哪里还有退路?一拍胸脯:“行,大家就等着喝酒吧!”

还是司机大老陈沉得住气,这时候他才开了尊口:“你们俩都把唾沫星子溅到我脸上了,不要光说大话使小钱啊!你小张也不知天高地厚,人家老两多深的道行,你才几斤几两?能有人家老两消息灵通?”

听了这话,老两更得意了,对着小张不屑地说:“还敢赌么?”

小张的脸更红了,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大老陈手里一塞,你先拿着,如果我输了,你尽管安排吧,钱不够我再添!”

到了这个火候,大老陈面露难色地对老两说:“兄弟,你看怎么办?小张这小子认真了。”

老两此刻也不含糊,挺了挺胸,说:“好吧,我就跟他赌一把,输了别叫屈哦!”

大老陈不慌不忙地说:“行,我现在就给你们证实谁错谁对,我打电话问一下我的侄儿。”

这一 说,大家都想起来了,大老陈的侄儿是市文联的陈秘书。电话接通后,大老陈说:“军儿,我的一个朋友有件事想请你们文联的赵主席帮个忙......”话没说 完就被对方打断了:“赵主席早调走了,现在文联主席是从广播事业局调来的李副局长!”——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原来大老陈按了免提键。

听到这里,老两头一摆,悻悻地说:“胡屌扯,怎么会是李局长的?晚上我回去问问!”

大家心里明白,他这是在自我解嘲。

就这样,第二天大家终于吃上了一顿由老两做东的酒席。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