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吻痕 (小小说)  

2012-02-11 20:15:15|  分类: 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吻痕


       今年农历没有年三十,腊月二十九就是除夕了。到了二十八的晚上,还不见丈夫回家,王晓芳急了。她心想,你不就在组织部里当个破科长么,至于都忙得每天那么 晚了才回家嘛?一连打了几次电话,电话那头的陈科长不是说在迎接上面检查,就是说在陪着领导下去搞调研,总之,他在忙。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王晓芳再打电 话,那头干脆不接了。她心里那个气啊,简直就不打一处来。

你想啊,她是有工作的,自己整天忙着上班不说,还要接送上小学的孩子,家里家外有很多琐碎事情都需要人打理,这不,双方老人家的节礼还没送呢!她越想越气,心想:我看你到底可来家了,到时候跟你一次把帐算清。

忙完了家务,已经人困马乏,上了床想边看电视边等自己的丈夫,没曾想双眼不争气,一会儿工夫便睁不开了。

睡梦中,正在指着丈夫的鼻子,怒不可遏地质问他到底忙什么呢?那陈科长还没回答上来,迷迷糊糊的王晓芳便听到自家的防盗门响。她哈欠连天地抬眼一看墙上的电子钟,快到二点了。

她 急忙披衣起来,开了客厅的大灯,只见丈夫头发散乱,衣衫不整,晃晃悠悠地从外面进来。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上前查看、询问。不料老远就闻到他满身酒 气,看到他满脸绯红,特别是靠近嘴唇两边,还有几处红得似乎要出血。王晓芳一看,顿时联想到,这一定是酒喝多了,和外面的女人鬼混到现在,脸上、嘴唇上的 口红还没来得及清理干净。她不禁怒从心头起,多日来的劳累、委屈、怨气一起涌上心头,发了疯似的冲上去,双手抓紧丈夫的衣领,拼命拉扯、摇晃,声嘶力竭地 吼道:“说,到底和哪个狐狸精鬼混去了?这个家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了?”

那 陈科长心里明白,回到家里少不了要听老婆一顿抱怨,各种阵势他已经司空见惯,按以往的经验,嬉皮笑脸地几句软话一讲,再给一些承诺,一般情况下,老婆大人 嘟囔几句也就过去了。再不行就一脸严肃地对老婆说:“我现在的年龄正是关键阶段,你看吴科长,人家不是提上去了么?现在正好有个副部长的位子,我要努把 力,还是有希望的,请老婆多多支持!”这时候王晓芳就不会再闹了。他再腆着脸哄她几句,“我知道你对家里是有贡献的,到时候我会加倍补偿你的。”往往王晓 芳会破涕为笑,相安无事了。

可 今天一听老婆的怨言,觉得情况不同于往日。他心里纳闷,今天老婆怎么了,竟一口咬定自己在外面与别的女人鬼混了?他连连摆手摇头:“老婆啊,你怪我回来晚 了我没话说,可你不能污人清白啊?我何曾与外面的狐狸精混了?”只见王晓芳杏眼圆睁,口角已经喷出白沫,“还敢抵赖,自己照照镜子去,看看你脸上都被那个 骚货的口红染遍了!”

陈 科长越听越糊涂,心想没错,今晚确实为领导多代了几杯酒,但真的没跟哪个女人有亲密的行为啊?他边纳闷边走到穿衣镜前,一照,他傻了眼:自己的脸红得象猴 子腚似的,深一块浅一块的,难怪老婆怀疑自己。但是这些红印是哪来的呢?还有火辣辣的感觉。他支吾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看他这样,王晓芳越骂越有劲了,大有不血战到底决不罢休的阵势。随着她的分贝越来越高,没多大功夫,附近邻居家的灯都亮了起来,已经有人在隔窗观战了。

一看这架势,陈科长的酒早醒了,揉揉眼睛摇摇头,对着老婆吼道:“你这女人疯了吗?半夜三更地瞎嚎什么?你想毁了我么?”

王晓芳才不管那一套,她觉得自己的阵地受到了严重的侵犯,尽管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手是谁,但直觉告诉她,决不能再退让了,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水底之月。

为 家庭、为婚姻而战的女人,常常会有发疯的表现,王晓芳也不例外,不管面前这个男人怎么哄她、吓她,她都不退缩,一定要他交代出在和哪个女人鬼混。那陈科长 现在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脑子迅速旋转,突然想到,一定是老婆听信了什么人的话,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耍的诡计。心想,这附近住的都是党政机 关干部,你再这样闹下去,天一亮,桃色新闻还不飞遍全城?那我可真的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先把老婆稳住为第一要务。于是,他咚的一声跪在了老婆面前,做出一种痛改前非的样子,恳请老婆大人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他承认是自己酒后乱性,和歌吧的女服务员在一起亲热了一阵子,但绝没有“实质性”的肉体接触。

十岁左右的儿子早被他们闹醒了,瞪着一双懵懂的大眼,在自己的卧室门口看着他们。他不明白,平时那么温柔贤淑的妈妈,此刻,怎么会那样凶呢?看着爸爸的可怜样儿,他走上前拉着妈妈的手,使劲摇晃着:“妈妈,妈妈,就原谅了爸爸吧!”

看到儿子的出现,王晓芳突然冷静了许多,是啊,再这样闹下去,不仅丈夫的前程会完蛋,对儿子的影响也不好啊!可总得想办法教训一下眼前这个负心汉,得让他知道,再这样干的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她略加思索后,正色对丈夫说道:“要我原谅你也行,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吧,老婆,只要你不再闹了,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要你和我一起到你父母那里,当着两个老人的面保证,以后再也不和外面的女人鬼混!”

闻听此言,那陈科长在心里暗暗咬牙:好你个王晓芳,真够狠的,竟然想出如此狠毒的一招来!但他转念一想,反正是自己的父母,以后会有机会解释清楚的,先把眼前的这一关过了再说。于是他答应道:“可以,我就依你,但是你一定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再闹!”

天色已经大亮起来,已经有人在燃放迎接除夕的鞭炮了。陈科长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在老婆的“押解”下,出了家门,到了小区大门外,打了的士,眨眼功夫到了陈科长父母的家里。二位老人刚刚起床,看到眼前的情景,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睁大了惊恐、疑虑的双眼。

听完了儿媳妇儿的哭诉,二位老人气得捶胸顿足,唉声叹气。老母亲边流眼泪边气咻咻地说:“造孽啊,造孽啊!”老父亲则气哼哼地说:“老陈家怎么出了你这样一个败家子,好好的日子你不好好的过!”

那陈科长羞愧满面,低头垂泪,对二老说:“儿错了,以后一定改!”

被二位老人索罗了一番后,陈科长安慰了老人几句,和妻子离开了老人的家,再打的士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区。

刚进小区大门,守门的胡大爷迎了过来,对着陈科长关切地说:“年轻人啊,以后可不能再喝那些酒了,你看那只大黄狗,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呢!”

王晓芳闻听此言,走上前来嗔怪地看着胡大爷:“您说什么呢?大黄狗和我们陈科长有什么关系啊?”

胡 大爷用手指了指不远处花丛旁的一只昏睡不醒的大黄狗,不紧不慢地说:“昨晚九点多钟,我听到那里有动静,打着手电一照,你家陈科长正躺在那里呕吐呢,不知 从哪里跑来的这只大黄狗,正吧唧吧唧地起劲儿舔陈科长的脸呢!他吐出的东西全成了大黄狗的美味。结果,醉酒的人没醒,狗却醉倒了。陈科长还是我扶起来的 呢。”

听到这里,陈科长夫妇俩恍然大悟,一下子明白了陈科长的脸为什么那样红?特别是靠近嘴唇红得更厉害。狗毕竟是狼的后代啊,被它的舌头舔过的脸岂能不红,怪不得火辣辣的呢?想到这张脸曾不止一次的和自己零距离过,王晓芳不禁恶心起来。

转念一想,“不好!快跟我走!”

“干嘛啊,一惊一乍的?”

“快去打狂犬疫苗啊!”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