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一根白发(外一首)  

2011-09-13 23:28:4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根白发(外一首)

文/安徽 胡焕亮


一根头发

占据我的制高点

半个多世纪

在它面前

我赤裸得

没有一点儿隐私


前年

它居然擅自改变肤色

且鼓动它的同伴

一起背叛我

      于是, 我决定

连同那些还没来得及做叛徒的

一起彻底铲除!

     

       难道它就没有想过:

不让我的头皮露脸

我岂能让它露头?



两只野生的八哥


与我做邻居

少说也有六年了吧

它们居住在

街边的水泥电线杆上

我隔着窗子

常常听到它们自言自语


尽管没有参天大树作巢

虽然没有宽敞的房檐为家

可是,它们很满足

起风了

就飞到对面楼顶的女墙边暂避

下雨了

就钻进水泥管道中躲藏

太阳出来了

它们就站在电线杆的铁架上

展开翼翅

尽情地享受日光浴


可是

有一个多星期

我没见到它们了

我知道

它们遭遇了毒手——

因为我看到

附近有变了形的气枪弹!


它们的孩子

在惊恐中哭泣

几天过去了

那架高高的水泥电线杆上

再无半点声息


我百思不得其解:

它们究竟惹了谁?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