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上老骥的博客

非经本人许可,不允许转载本人原创博文,否则按侵权论处!谢谢合作!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男,笔名:淮上老骥。教师,淮南市作协会、淮南煤矿诗词学会、淮南硖石诗词学会,淮南民间文艺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学会、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诗文杂志》编辑部编委、中国诗文学会、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有二百余万字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散见于国内外八十多家刊物杂志,多次获得国内各级征文奖项。

网易考拉推荐

悠悠茨淮情思  

2011-08-03 13:01:17|  分类: 随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悠悠茨淮情思

悠悠茨淮情思

文/安徽 胡焕亮

武集,处于凤台、蒙城、怀远三县交界的茨淮新河南岸。             

应朋友齐斌之邀,我登上了从凤台返回武集的最后一班中巴车。车子离开省道,驶上乡间公路,一路风尘,五十多分钟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齐斌早在那儿等着我了。他说时间还早,要带我去转转,我欣然从命。

他和另一个朋友,各骑一辆摩托车。我坐上齐斌的车后座,箭一般向西行去。下了村村通公路,七拐八弯,在一片田园边停了下来。一个中年村妇正在田里摘甜瓜, 看到我们过来,一边热情地招呼着,一边挑出几个又大又圆的甜瓜,双手捧着,送到路边请我们吃。看着那金黄喷香的甜瓜,我居然没舍得下口,趁没人注意,装进 了随身的挎包。

我们继续向前步行了约两百米,前方好几辆挖掘机、大铲车在轰鸣中忙碌着,几辆运土的大卡车,飞扬着尘土,来往穿梭着。朋友指给我看,“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我摇了摇头。

“这里就是老武集。”

在他的介绍下,我得知,随着农村经济的飞跃发展,原先的老集镇早已不适应新形势了,集镇上居民的居住条件、出行的道路也需要彻底的改善。在上级政府的大力 扶持下,当地人重新选址建设新型的集镇,统一规划道路和设计居民居住环境。原来的老集市拆迁后,眨眼间变成了大片的良田,住进了新式楼房的老百姓无不欢欣 鼓舞。

朋友指着工地中间正在指挥施工的一个中年汉子说:“他就是工地负责人,在这里施工的是他自己的工程队”。看到我们,那个黝黑而健硕的汉子很快向我们走来。经介绍,得知他就是县政协委员、武集村的村长,当地有名的农民企业家——武少同。

武村长自豪地向我们介绍了眼前的工程进度,畅谈了自己的远景规划和近期打算,然后指着远处几家厂房说:“那是我的米厂,米厂西边是我的储粮库。”随后说 “我带你们到河下看看我新建的码头去。”他向另一个人交代了一下工作,领我们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几分钟,便来到了茨淮新河边。

踏上新码头,武村长在兴奋地介绍着这个码头将在他的粮食吞吐量上发挥的巨大作用,以及给当地百姓带来的实惠和经济效益。

望着清澈的河水,忙碌的船只,对岸袅袅升起的炊烟,我的思绪早已回到三十多年前。我那时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分别于1973年、1975年两次参加了开挖这 条大河的工程。武集就在我们驻地附近,狭窄的街道,破旧的草房,泥泞的道路,灰头蓬面的行人,说心里话,武集给我的印象太灰暗了。

记得有一天,下了大雨没法施工,居住一个篷房的小伙子们说:“那集头上有个代销点,里面有个女营业员可漂亮了,皮肤嫩得就像葱皮似的。”经不住他们连拉带 拽,在泥水中步行了几里路,才到了他们说的那个代销点。那是怎样的小店啊?泥水混杂的小院,两间土坯草房,昏暗的桅灯,嘎吱作响的柜台。一个头裹方巾,身 着鼓鼓囊囊花棉袄的年轻姑娘,在应接不暇地招呼着乱哄哄的来客。我站在雨地里,看着他们拼命往里挤,假装买东西,没话找话讲的样子,联想到大家当时的处 境,我真的很理解和同情他们,特别是那些成了家的年轻人们。在这工地上,清一色的老爷儿们,繁重、艰苦的劳动,没能扼杀潜伏在最深层的人的本性。一连好多 天不要说见个年轻姑娘,甚至连一张美人画也难得见到。眼前的女娃儿,在他们看来,简直是一尊女神!而且很久很久停留在大家的记忆之中!

“胡老兄,想什么呢?你带相机了么?”齐斌在喊我了。

“哦,是的,我们应该有个合影!”我从久远的沉思中回过神来,立即掏出数码相机,给他们来了几张特写和远照。

晚餐安排在一家人气很不错的饭店里,两瓶“难得糊涂”眨眼间没了踪影。朋友齐斌陪我住在武村长粮食储备库的招待所里,一直聊到再也睁不开眼睛。第二天一 早,他骑上摩托车,带着我顺着武集新街兜了好几圈,最后在水鲜摊点前停下。他说一定要我尝尝自己开挖过的茨淮新河里的大虾的味道。

踏着武集笔直平整的新街,欣赏着装潢华丽的店面里飘出的轻柔音乐,看着方便袋中欢蹦乱跳的大虾,嗅着包内溢出的缕缕瓜香,我分明感到,这是茨淮新河那特有 的泥土气味儿,是甘冽清新的河水味儿,是纯朴务实的人情味儿。我觉得,是这条大河给这里的人民带来了好运与福祉,我为自己曾为此做过贡献而欣慰。

悠悠茨淮情思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